搭载279名旅客 首列外省终到武汉列车抵达
来源:搭载279名旅客 首列外省终到武汉列车抵达发稿时间:2020-04-05 03:30:49


在这段特殊时期里,每天上班时,包鸣唯一能看到密集人流的,就是需要开车排队测体温的大门口了。一进到办公区,“人口密度立马就下来了”。平常园区里会有很多人在路上散步或者跑步,现在都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做保洁的人。员工也不会到处溜达,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去下食堂。一开始食堂也推出了一些措施避免员工的聚集和接触,到后来索性不开了。

疫情肆虐的同时,美国股市也经历了一场罕见的“股灾”,不少硅谷明星企业的股票价格大跌乃至腰斩。随着确诊数字的不断攀升,疫情的经济影响也越发明显。与感染病毒的危险相比,失业的危险也同样真切。

全面在家办公 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不分明 网络故障率提高

疫情中的APPLE park,几乎不再有人出入,十分冷清。

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,原本人气沸腾的硅谷比平时冷清了不少。对于在硅谷科技企业工作的中国员工来说,相比于看不见的病毒,有人在担忧疫情带来的失业等社会风险。

“纯线上的企业受到的影响会小很多,跟实体相关的公司受影响会大些,像Airbnb这样跟线下联系紧密的,受冲击最严重。”曹燕是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在硅谷的HR,因为公司做的是纯线上的业务,在人们禁足时业务反而有所上升。“短期是利好的,但是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就不好说了,因为大家的广告预算也会萎缩。”而对于求职者来说,在硅谷,大神永远是手握大把机会的,而其他人的选择就会少很多,当外界环境变化时,就要面临风险和困难的抉择。这也是硅谷生存法则的残酷一面。

相比之下,线下超市的货物会充足很多,除了卷纸和瓶装水等紧俏商品会有限购,大部分商品都能买得到,而且“没有趁机涨价的现象”。“也许这家超市没有面粉了,那家超市没有牛奶了,但九成以上商品供应还是很充足的。”张正告诉新京报记者。不便的是,为了保障足够的社交距离(social distance),超市都进行了限流,购物效率比平时降低了许多。“我常去的一家超市,光是排队进门就花了40多分钟,队伍排出去500多米长。”包鸣表示,为了解决老年人的购物需求,超市将早上一个专门的时段安排给老年人,不过这也让队伍排得很长很慢。

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超过沙特,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。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(EIA)今年一月份的预测,2020年美国原油产量预计将增加106万桶/日,达到创纪录高位的1330万桶/日。2月底,在谷歌搜索部门工作的韩昭高烧不退。他怀疑自己可能被传染上了新冠肺炎。彼时,位于硅谷的圣塔克拉拉郡刚刚宣布了第一例确诊病例。然而,当他戴上口罩来到斯坦福医院就诊时,却发现这里的医生都没有戴口罩。“我们当时就有点担心疫情的蔓延,后来果然暴发了。”韩昭回忆道。

在这之前,包鸣还继续去了公司两周。收到通知邮件的当天,不少人就已经撤了,但基本上还有一半的人在公司办公。接着,因为学校停课等原因,不少同事需要回家带孩子,一周下来,包鸣所在的办公区里的十几个人,就只有一两个人还会来上班。再之后,包鸣就成了唯一的“留守者”。

当地时间3月17日凌晨开始,旧金山6县市开始实施“禁足令”(shelter-in-place),19日,加州宣布全州禁足。而早在此之前,硅谷的科技企业多已要求员工居家办公(work from home)。